Ye vs Drake

是的,Kanye West和Drake,或許是當今音樂界最具權勢的兩位超級巨星,終於撕破臉徹底開戰了。


 


 


 


多年來兩人的不和早就是公開的秘密,但至少他們之間從來沒鬧到兵戎相見的地步。不過上周六Kanye West單方面官宣戰爭,直接引爆了全網:


 


他在Instagram上公開群聊截圖,先是發了一張Joaquin Phoenix飾演的知名反派「小醜」劇照,隨後毫不留情地發出一連串威脅:「我為此而生。我一生都被你這種跳梁小醜挑釁。我決不會讓你翻身。我保證」。


 


 


 


聊天中沒有顯示Kanye在和誰對話,但幾日來Kanye、Drake陣營一連串的擦槍走火,群聊成員中赫然在列的首字母「D」,以及最關鍵的、Kanye將Drake宿敵Pusha T拉入群聊的舉動無不昭示著他「死亡信息」的接收對象:Drake。


 


Drake Vs Kanye,來真的:


 


一個是只手托起adidas和Gap兩大集團、號稱有66億美元身家、過去20年音樂界出現的最重要也最具爭議的劃時代人物;


 


 


 


一個是整個2010年代最具榜單統治力的天王,流媒體時代一騎絕塵,熱單數量以「百」計,一舉一動都呼風喚雨的銷量奇跡。


 


 


 


 


如果你不那麽熟悉歐美明星,或許未必能了解這短短幾行字後面的分量:舉個不恰當的例子,想象一下周傑倫放話給林俊傑「我要把你趕出娛樂圈」之後內娛的反應,大概就是這麽個光景。


 


你並不能經常看到兩位如此地位的巨人親自下場掐架,因為以他們的體量和影響力,一旦真刀真槍開戰,就會震動整個娛樂版圖。同時又值二人都將發布各自重磅新作《Donda》、《Certified Lover Boy》,「專輯對決」的概念又加劇了火藥味中的商業硬實力沖突。


 


 


 


本是一場火星四濺、勢均力敵的大戰,怪異的是,當Complex China星期日淩晨在微博上發布這條新聞,評論區卻呈現了一邊倒的風向,大部分回復觀點集中在「Kanye又發瘋碰瓷炒作」、「Drake的流媒體能碾碎Kanye」、「Drake Billboard十年榜第一,Kanye查無此人」等等……


 


Kanye West 20年生涯中樹敵眾多,或許不應該對敵視他的輿論反應過度(至少在微博語境中是如此)。然而,單純將這場「世紀之戰」理解為雙方刺激專輯銷量的逢場作戲顯然大大低估了Kanye、Drake之爭的意義,更將兩位具備強烈個性和勝負意誌的超級藝術家扁平化為唯銷量論的「營銷機器」。


 


這絕非僅是一次互相心領神會的商業默契,而是一個貫穿了10余年,由偶像崇拜到惺惺相惜,再到反目成仇、最終徹底水火不容的故事。


 


到底什麽引發了戰爭?:


 


先來回顧一下Kanye、Drake之間的表面和平如何在最近幾天之內極速演變為「戰爭」:


 


7月24日,Kanye第一次錯過《Donda》發布日期的一天後,他的長期合作夥伴Consequence在微博上直接向Drake喊話稱在等《Certified Lover Boy》的發布日期,率先拋出競爭話題。


 


 


 


緊接著7月30日,Drake公開不點名發聲:「專輯已經完成… 我想告訴你,因為我知道你在聽。不要打擾小孩子,不要打擾別人的靈魂… OVO,我們瞄準頂峰,而不是取悅誰。《Certified Lover Boy》在路上了,任何人都別想擋在路上。」


 


8月5日,《Donda》的第二場試聽會,Kanye在和Playboi Carti合作新歌《Junya》的結尾增加了新的歌詞:「Move out of the way of my release/ Tryna get me off my Qs and Ps/ Why can’t losers never lose in peace? Ain’t nobody ‘round me losing sleep/ Better find God ‘fore he find me.(不要擋路我的發行/想要刺激我失態/為什麽失敗者總是不能坦然接受失敗?/沒人能讓我煩惱失眠/最好在上帝找到我之前找到上帝)」


 


到8月8日,事態逐漸升溫,由隔空喊話變為兩撥人直接「碰一碰」:Just Don創始人、也是Kanye的夥伴Don C在Drake與Nike合作新鞋諜照下評論「Plan B(拉胯)」。Drake的保鏢Chubbs回懟:「出去打一架吧」,並配了一個豎中指的Emoji。Drake本人也一同現身發了個笑哭表情,然後是一個「盲人」Emoji,潛臺詞明顯:「你眼瞎?」


 


 


 


8月21日,引爆戰爭的直接導火索來了:Drake客串Trippie Redd新專單曲「Betrayal」,歌詞中矛頭直指Kanye陣營:「All these fools I’m beefin’ that I barely know/ Forty-five, forty-four (Burned out), let it go/ Ye ain’t changin’ shit for me, it’s set in stone.(這些和我beef的蠢貨我根本不認識/四十來歲的老頭們,放下恩怨吧/Ye根本不是為我專輯改期,他的發布日期老早就定死了)」


 


  


 


首先,Drake在歌詞裏直接點了Kanye 的名;其次,Kanye、Pusha T和Consequence年齡恰好都是他唱的「四十四、四十五歲」;更值得玩味的是,Trippie Redd很早就宣布Drake會出現在專輯中,但專輯上線時這首「Betrayal」並未第一時間出現,而是第二天才被匆忙加進專輯。幾乎可以斷定,Drake是最後時刻才加入這段針對Kanye的歌詞,導致沒能趕上專輯發布。


 


 


 


這招激將法成功了,Kanye直接在群聊裏大罵Drake並公開了聊天記錄,由此有了文章開頭那一幕。不僅如此, Kanye還有進一步失態舉動:


 


8月23號還在Instagram上發出了Drake家的地址,並在下一條post中發了一張把面罩扔在地上的照片,威脅意味十足。但他迅速刪掉了這條post,顯然是意識到了這個做法已經越過了紅線。


 


 



 


Drake則在Instagram上發了一個大笑的視頻,似乎在嘲笑Kanye的幼稚。盡管我們都知道這二位永遠不會真的把beef上升到威脅對方生命的層面,但火熱的氣氛仍舊讓人回想起90年代東西海岸血脈賁張的爭勇鬥狠。


 


 


 


難以想象的是,就在十多年前,初出茅廬的Drake曾經將Kanye當做偶像仰視。Kanye曾經是他「最喜歡的人之一」,Kanye的一次稱贊會被他認為是「職業生涯最重要的瞬間」…


 


 


 


直到一樁又一樁風波後,誤解演變為謾罵、競爭上升為摩擦,終於將他們二人的關系導入無可挽回的境地。


 


從偶像到對手,誰變了?:


 


完全不誇張地說,Drake出道時期曾經將Kanye West當做偶像膜拜。當然以Kanye West 2000年代末期在音樂界如日中天的聲譽,這並不令人驚訝。Drake在Kanye 的各種beat上freestyle,在《So Far Gone》中重製Kanye的單曲(Say You Will),並且在公開場合表達對Kanye毫不掩飾的仰慕:


 


「Kanye West塑造了我很多… 即便遇到他本人之前,我已經對他抱有最高的尊重。我甚至會說,他是我生命中遇到的最有影響力的人、以及音樂家。」


 


 


 


到了2011年,Drake用一張《Take Care》初步建立起自己的聲望,他對Kanye的感情從純粹的仰慕轉變為競爭,在《The Source》的封面采訪中他強勢地說出這段話:


 


「我的目標是超越他達成的一切。我不希望像Kanye一樣優秀,我要比他更出色。」


 


 


 


在和DJ Khaled合作單曲的verse中,Drake繼續火力全開:「I'm just feeling like the throne is for the taking, watch me take it」,瞄準Kanye和Jay-Z名作《Watch The Throne》的意味不言而喻。


 


 


 


不過Kanye沒放在心上,不僅受邀在Drake的OVO音樂節表演,甚至在舞臺上告訴所有觀眾:「如果不是有他(Drake)給我們這麽大的壓力,我和Jay-Z永遠不會做出《Watch the Throne》,所以我必須為他獻上尊重」,給足了Drake面子。這番話把Drake激動地熱淚盈眶:「那是我生涯中最重要的瞬間」。


 


 


 


但在2014年左右,兩人間裂痕逐漸浮現。一方面因為Drake與Kanye副手Pusha T之間緊張的關系,另一方面,Drake開始謀求與Kanye更對等的地位。他批評了Kanye在《I’m In It》當中的歌詞,Kanye West則回應不會上媒體挑撥離間的當:「我們愛Drake,我們愛每個把全副身心投入在音樂中的家夥」。


 


即便如此,Kanye 感受到Drake與日俱增的壓力是顯而易見的:「我將Drake視作一個出色的陪練搭檔。我本來毫無壓力地在拳臺上KO所有人,逐漸松懈… 接著他出現在體育館裏,啪地甩出14首熱單。我就想,好啊,看來我要進錄音室了,把我的歌詞打磨好。現在就是如此,這就是你做出出色作品的方式」。


 


 


 


總的來說,這個階段兩人間關系依舊友好。Drake偶爾會在歌裏開開玩笑「我的泳池比Kanye的還大」,Kanye也幽默回應「我有三個泳池」。


 


到2016年,二人蜜月期達到頂點,當時他們在不同場合的暗示、以及其他各種跡象都表明Drake和Kanye將推出一張合作作品。Drake也許是最後一次為Kanye送上純粹的溢美之詞:「Ye是我最喜歡的人之一,整個世界裏。我愛他。我長大的時候就視他為偶像,他是我如今身處這裏的原因之一。」


 


 


 


但到了年底,兩個人關系急轉直下。先是Drake拿掉了Kanye在《Views》中的verse,然後Kanye公開譴責DJ Khaled賄賂了電臺才讓他與Drake合作的單曲《Pop Style》大肆播放。Drake極為不滿:「我有一半時間不知道他在說什麽,我們本來在為同一個項目工作,接著他公開給我和DJ Khaled潑臟水,就因為我們在電臺被播放的太多了」…


 


 


 


這件事之後,Kanye - Drake的合作專輯迅速流產,再未被提起。


 


反目成仇,誰之過?:


 


兩年的互不往來後,2018年,隨著Drake與Pusha T戰爭的爆發,Kanye被不可避免地卷入沖突。Drake在diss track當中稱自己以前也為Pusha T的老大Kanye寫過歌,以此回應Pusha對他使用ghostwriter的指控。


 


緊接著,Pusha T發出了那支著名的單曲《The Story of Adidon》,不僅宣判了Drake的落敗,更致命的是公開了Drake有私生子的驚天秘密。Drake方面將這件事歸咎給Kanye,認為是Kanye將此事泄露給了Pusha。


 


 


 


Kanye矢口否認:「我是Ye,我有比告訴他Drake消息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Drake只當沒聽見。在和French Montana合作的《No Stylist》中,他唱道「I told her don’t wear no 350s around me(我和她說穿Yeezy 350不要靠近我)」。


 


 


 


2018年9月,Kanye率先緩和態度,在twitter上向Drake道歉,說自己「應該就diss Drake這件事和Pusha溝通,任何牽連我的歌都不該帶有針對你的負面態度」。Drake沒有理會。


 


 


 


12月,Drake要把經典mixtape《So Far Gone》上架流媒體,其中《Say What’s Real》由於采樣了Kanye的音樂向Kanye要許可。Kanye直接截屏發推:


 


 


 


「這證明搞的這些事比摔跤表演還假」,顯然指Drake一方面和Kanye陣營開戰,一邊又要版權的行為太虛偽。


 


接著他又發了一系列疾風驟雨般的twitter:說要Drake為提到Yeezy 350的歌詞道歉、說想和Drake溝通Drake卻在《Sick Mode》裏隱晦diss自己、說不是自己告訴Pusha T他有兒子、說Drake在自己有心理問題的時候發紫色表情、說自己永遠不會故意傷害他… 語氣像在挽回分手的情人。


 




 


他要求Drake直接和自己溝通,不要通過任何中間人。幾分鐘之後,Kanye發了新推文,以勝利者的語氣寫道:「Drake終於來電話了」、「任務完成」。


 



 


Drake的回應保持了很高的姿態,只是在IG story裏發了一連串「笑哭」表情。


 


 


 


這之後,兩個人大體上維持了和平。也有一些不和諧、但十分搞笑的插曲,比如Drake曾經想使用一個伴奏,結果Kanye搶先一步做成歌發出來,唱的卻是「Whoop-di-scoop-di-poop/Poop-di-scoopty/ Scoopty-whoop」這些屎尿屁歌詞,把Drake氣得半死。


 


 


 


然後便是2021年,Kanye West與Drake,綿延十余年的愛恨情仇,看起來要在這個秋天做個了結。


 


Kanye West,即便近些年看起來被無數煩惱所困擾,但仍舊憑借無出其二的「話題體質」二十年如一日維持在音樂和潮流界的頂點。


 


 


 


而他的對手Drake,在用一張接一張商業成績無與倫比的作品把所有音樂對手拋開後,正比任何時候都渴望徹底摧毀Kanye West搖搖欲墜的音樂王座,宣誓自己無可置辯的主權。


 


 


 


在10年之前,當Drake吐露出「我的目標是超越他達成的一切」的時候,這便是一場遲早會來的戰爭。這並非有關《Donda》vs《Certified Lover Boy》,甚至並非有關兩人所有過去十年恩怨的清算,而是兩位不世出巨星王權的交替。


 


當2018年Drake幾乎被Pusha T置於死地時,他曾經製作了一首歌,並且號稱這首歌會「摧毀Kanye的生涯」。但Drake最終決定擱置這首歌,以讓事態平息。


 


現在,似乎雙方都已經找不到任何理由為彼此留出最後的緩沖:我們有可能看到20年來最重要、也最兇狠的一次決鬥。兩個如雷貫耳的名字中,或許有一個將永遠被逐出舞臺中心。


 






訂閱
訂閱 COMPLEX 中文 為您提供一系列來自世界各地音樂、時裝與藝術等多方資訊,透過文字與影像與您一起構築這多元文化平台。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to our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