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reme — Storytelling 屹立二十多年的街牌巨頭背後故事


自1994年第一間專門店聳立於紐約 Manhattan 的 Lafayette Street,Supreme 這街頭品牌於20多年一直紅遍全球。上至美國最流行的說唱歌手如 Kanye West、Drake 多次於公開場合著用( Hip-hop 團體 Odd Future 主腦 Tyler The Creator 更曾於多個大型頒獎典禮穿上 Supreme 亮相) ,下至令世界各地年輕人不眠不休在店外排隊,以盡快獵得心頭好。 


James Jebbia 的發跡 



Supreme創辨人 James Jebbia 出生於美國,卻在四歲已移居英國,並在 Sussex 長大。自少愛看英國潮流雜誌《The Face》、《I-D》的他深受街頭衣著、滑板文化影響,在發跡之前已回流紐約於潮流服裝店鋪 Parachute 工作,後來更開設自已第一間店鋪 Union 。他亦曾於美國另一著名街頭品牌 Stussy 工作 (該 Stussy 專門店亦設於紐約 Manhattan ),吸收衣著知識,以立志打造新一代街頭品牌。終於,在 Lafayette Street 成功打造第一間 Supreme 專門店,後來的故事亦成為了街頭品牌界的傳奇。然而,有趣的是 James Jebbia 坐擁 Supreme 這街頭品牌巨頭,卻不懂滑版。


紐約街頭文化與 Supreme 的融合



九十年代的紐約是街頭文化最美好的年代。在 Supreme 店內常播放著說唱界來自 Staten Island 的硬核說唱組合 Wu Tang Clan、被譽為有史以來最成功的說唱歌手之一,Hip-hop 界 King of New York 的 The Notorious B.I.G. 的音樂。當時其餘經典紐約 Rappers Nas、Mobb Deep、Jay-Z 亦慢慢掘起。大批本來流連於 Washington Square 的滑板愛好者亦慢慢在店內聚集,交流心得,播放 Hip Hop音樂,喝罐啤酒抽著煙,慢慢從一個街頭平台進展成一種文化。加之美國紀實攝影師 Larry Clark 執導的電影《Kids》在美國十分流行,是一套屬於紐約街頭青少年生活在性愛、酒精、毒品世界的青春影片。雖然此電影公映時十分具爭議性,卻將街頭文化推上更高峰。


Supreme 曾多次推出與說唱歌手的合作產品如 Nas、Wu Tang Clan 成員之一的 Raekwon、Mobb Deep 的 Prodigy、西岸經典 Gangsta Rap 組合 N.W.A.等等。在2015年 Supreme 也推出紀念《Kids》電影20週年的系列產品,以作致敬。所以, Supreme 的成功亦有助於這些 Hip-hop、街頭文化產物的推波助瀾,並與它們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Supreme 如何進軍亞洲市場



自 Supreme 於美國被捧紅後,下一步就是將它的影響力擴展至全球。事實上,九十年代初期的原宿早已深受美式街頭風格影響。日本潮流教父藤源浩開設了 Nowhere、NIGO 亦成立個人品牌 A Bathing Ape、高橋盾創辦了 Undercover、西山徹及 Skate-Thing 也成立了 WTAPS,逐漸打造別樹一格的東京街頭文化。1997年,於藤源浩及高橋盾等推薦之下,順利將其引入至日本市場。加上受當時日本最人氣的偶像之一洼塚洋介力捧,Supreme 於亞洲亦形成一股熱潮。時至今日,Supreme 仍然在亞洲被公認為街牌界「一哥」,亦曾經多次與日本品牌如 A Bathing Ape、Neighborhood 合作。在各個與日本品牌的聯乘,與川久保玲的 COMME des GARÇONS (CDG) 合作往往都是最為觸目。波點紋的 Box Logo Hoodie 及多款 CDG 聯乘 Vans 等都是最經典的作品之一。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是全球最多 Supreme 專賣店的國家,總共有六間。


 


爭議性的經典標誌



Supreme 最經典的標誌莫過於其紅底白字印上自已品牌名子的 Box Logo,每次季度推出此 Box Logo 的產品必定一掃而空,並在 Reselling Market 把產品價格炒至數倍,動軏數千多元。美國街頭衣著愛好者甚至將 Box Logo 訂有專有名詞,冠名為「Bogo」,可想而知這標誌有多流行。然而,這個少少的 Box Logo 背後卻曾有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


Supreme 這 Box Logo 其實取樣自美國女藝術家 Barbara Kruger 的作品,此女藝術家作品涉及諷刺社會時弊,將作品擺上標語如「I shop therefore I am (我買故我在)」、「Your body is a battleground (你的身體就是戰場)」,亦以紅底白字作慨念,後來 Supreme 控告其他品牌抄襲其 Box Logo 標誌,Barbara Kruger 公開回應以作嘲諷:「What a ridiculous clusterf**k of totally uncool jokers, I make my work about this kind of sadly follish farce. I am waiting for all of them to sue me for copyright infringement.」。 


雖然時至今日,Supreme 依然是最當紅的街頭品牌,但爭議聲音亦有不少。一些原先的品牌愛好者甚至直指 Supreme 已經變質,與 Brooks Bothers 的合作及過份的明星效應等被批評早將昔日街頭文化抹得一乾二淨。然而,或許這些批評聲音卻令 Supreme 更受注目,成立至今廿十多載仍然是無可取代的街頭品牌界傳奇。






相關推介
訂閱
訂閱 COMPLEX 中文 為您提供一系列來自世界各地音樂、時裝與藝術等多方資訊,透過文字與影像與您一起構築這多元文化平台。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to our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