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剖析 New Balance 日本設計靈魂 Tokyo Design Studio 來龍去脈


New Balance Tokyo Design Studio × nanamica 系列 


Tokyo Design Studio 背景



近兩年間,論運動品牌在潮流領域上的開拓革新,New Balance 的成就可謂極明顯,單單是開發327型號、重新復刻2002,以至委任 Aimé Leon Dore 設計師 Teddy Santis 出任 MADE in USA 線創意總監與及各式各樣的矚目聯乘等,都印證這個百年經典運動品牌,於時裝世界進一步立足的決心和野心。 不過就算與 Aimé Leon Dore 或 Kith 的聯乘合作再厲害,抑或「爛身爛勢」的 2002R Protection Pack 再破格也好,要真正體現當前 New Balance 前瞻性,還是首推來自日本的 Tokyo Design Studio。


PORTER Helmet Bag 村上隆別注 



日本時裝潮流偉大之處,乃取人之長,補己之短,繼而反客為主,最終以日牌名義將它們發揚光大。這種成功例子比比皆是,由過去 PORTER 將美國空軍頭盔袋改革成吉田版本 Helmet Bag;一眾岡山品牌以 Levi's 501®作原型,打造自家的藍染工藝;再到 Hender Scheme 將 Air Jordan 變為植鞣皮版本……不勝枚舉。的藍染工藝;再到 Hender Scheme 將 Air Jordan 變為植鞣皮版本……不勝枚舉。 



The North Face Purple Label



因此一些傳統美國品牌十分聰明,哪怕公司總部仍然定都阿美利堅,卻為開拓亞洲市場,而於日本成立一個規模龐大的亞洲分部,既有自己的特權,也有自家專屬支線,設計方向不但不受總部約束,產品其前瞻性、工藝感與細節度之高,甚至比美國原裝主線來得有過之而無不及。由 nanamica 班底主理的 The North Face Purple Label 正是其一,本文主題 Tokyo Design Studio(簡稱TDS),亦是如此。



Shugo Moritani 據資料所示,New Balance Tokyo Design Studio 成立於2012年。總部設於東京橋濱町,但在美國波士頓以至台灣台中都有分部,由曾效力 Issey Miyake 和 Yohji Yamamoto 的 Shugo Moritani 領軍作設計總監,製作一系列日本專屬的 New Balance 單品。論 TDS 的核心價值,主要有4大支柱,分別是 Precision、Nature Tech、 Sports Craft 及 Protection。所謂的 Precision,是致力按照作品的功能性、面料及中底泡沫科技,提出最精確的解決方案。Nature Tech,是考量如何利用具天然材料和技術,製作優質作品。


Sports Craft 十分關鍵,乃是提倡把傳統工藝與現代科技結合。Protection 則保證每件成品的保護性和舒適感,四大元素,至關重要,而位處東京橋濱町由123年的古老倉庫改建而成的T-​HOUSE,正是宏揚TDS美學理念之根本基地。


 


Tokyo Design Studio 作品


提到 TDS 的作品,不但涵蓋衫褲鞋襪,製作出來的球鞋,更與傳統 New Balance 鞋作全然不同,有些承先啟後,有些極盡創作,也有強調東西方融合之作。


R_C1


 


AURALEE × New Balance TDS R_C2


 


Snow Peak × New Balance TDS R_C4


 


R_C1300



論目前最知名的系列型號,首推R_C,18年登場的初代 R_C1 以經典款 NB1300 為基調,保持鞋身長青輪廓,卻於鞋中底部份進行重大革新。把原來的 ENCAP 中底,利用 Reveal Concept 技術,將之解構成鞋底相分離的狀態,削減了硬材質 TPU 之比例,更令原本內藏的吸震物料 ABZORA 全面外露,進一步提升緩震效能,外觀也變得大不同,內外雙收。


而續作的 R_C2 和 R_C4,也先後與 AURALEE 和 Snow Peak,2020年春夏季更開宗名義改造出 R_C 1300,為 NB 定番鞋款,注入當代日系潮流元素。


TDS 574



NB706v2 Postal



其他 TDS 自家鞋款,則致力從昔日民間生活元素之中吸取靈感。本年大作 TDS 574,不但將傳統 NB574 中底更換成 Vibram® 鋸齒大底,焦點的鞋身N字商標更被削除,種種改動,不但強化了鞋作的斯文感覺,這種「N無」正式感,亦與New Balance 為美國郵政局專屬打造的 706v2 Postal,有異曲同工之妙,間接向這對少有人熟知,卻滿載歷史故事的工作鞋致敬。


TDS FuelCell Speedrift TABI



 


但要選出東洋傳統工藝宏揚得最深的項目,除了專門店 T-​HOUSE 和 TDS 間接促成的日製 M1300 JPJ 外,TDS FuelCell Speedrift TABI 定必榜上有名。


受日本傳統民間的足袋和 NB 跑鞋 FuelCell Speedrift 所啟發,TDS TABI 鞋面分成內兩層,外層拾卻任何鞋帶形式,以素白或素黑示人,盡展 wabi-sabi 侘寂東瀛美學神髓,內層利用針織物料縫製,確保了鞋子具備了傳統足袋所強調的無縫觸感,再加上 FuelCell 泡綿中底提升緩震能力,使它成為東方與西方,新與舊間的完全結晶品。


 


Snow Peak × TDS Niobium Capsule Collection



Snow Peak × TDS Niobium Concept 1 尚有一系列機能服單品



Snow Peak TDS Niobium Concept 2



這種講求內外分離的理念,更直接促成 Niobium Concept 1 鞋款的誕生,它可是一個專門針對戶外活動的型號,表面上一對 Outdoor 高筒鞋作,原來卻可以分拆成高、中、低筒三個狀態示人,高筒應用在野外環境,中底視作一般球鞋著用,而鞋襪相連的低筒,則可以當作襪子,與室人或者露營帳篷內使用。一對鞋子,便能夠應對三種處境,三種生活形態,絕對是劃時代的球鞋理念。


而最近 TDS 和 Snow Peak 再度聯手的 Niobium Concept 2 涼鞋,也符合疫情大流行後,都市人生活模式勢將全面改變的現實,一切也以機能性和保護行先。


 


New Balance 的野望



Aimé Leon Dore × New Balance



Aimé Len Dore 主理人Teddy Santis 更將會在 2022年起出任 New Balance MADE in USA 創意總監



在這個球鞋文化蒸蒸日上,卻又急速轉型的世代下,數個傳統運動大牌,在時裝潮流界別互有攻守。「大哥」Nike 與 LVMH 集團強勢結盟,以官方名義與 Dior 合作,打造 Air Dior 系列外,留意 LVMH 各大品牌的設計師本身,亦與 Nike 同氣連枝,時有合作,未來甚麼 Louis Vuitton × Nike 或 Air Jordan by GIVENCHY 系列,也是指日可代之事。「老二」adidas 策略同樣,雖然沒有與 LVMH 最大對頭 KERING 合作,但近年也先後與 CHANEL 和 PRADA 聯手,打造別注系列。



Salehe Bembury × New Balance 2002R



New Balance 2002R "Protection Pack"



至於「三哥」New Balance,卻走上截然不同的發展道路,沒有如兩個巨頭般,直接拉攏最知名的奢華品牌,反而劍走偏鋒,積極發掘一些名氣稍遜卻潛力無窮的設計師,或者開發創意行先的另類項目。與 Aimé Leon Dore、JJJJound 990、Bodega、Salehe Bembury、WTAPS 及 AURALEE 的別注,以至由日本人直接主導的 Tokyo Design Studio 便是最佳例子。


推出之初或許沒有如 Air Dior 般雷霆萬鈞之勢,但默默耕耘之下,久而久之消費者卻發現自己中毒已深,最終沉迷得不能自拔,這種「慢性中毒」,才是 New Balance 成功不二法門。






相關推介
訂閱
訂閱 COMPLEX 中文 為您提供一系列來自世界各地音樂、時裝與藝術等多方資訊,透過文字與影像與您一起構築這多元文化平台。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to our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