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Balance 如何將 2002 鞋款打造成一匹球鞋黑馬?


 


在2020 年,運動巨頭New Balance 最受歡迎的球鞋並非一雙全新的鞋款,亦非一雙針對過往單品的簡單複刻。 說到這,想必各位已經了然於胸。 在2020 年,NewBalance 以 2002 鞋款為藍本,增加了一個 R,為我們帶來了 2002R 這一令人心神嚮往的鞋款。 在去年推出的最新版本中,2002鞋款的鞋面與 860 V2 鞋款的鞋底得到有機適配,與前 Versace 設計師 Salehe  Bembury、韓國街頭新銳 Thisisneverthat、中國台灣球鞋名所 Invincible 的眾多聯名鞋款亦説明 2002R 在 2020 年收穫了一大波人氣。


  


那麼,今天我們便來與各位分享看看 New Balance 究竟是如何將 2002R 鞋款打造成 2020 年的一匹球鞋黑馬。


  


「雖然最初誕生於新英格蘭,但 New Balance 正是在大西洋中部地區的這片街頭熱土中成長起來。 」


 


首先,最初發售的2002 鞋款被認為是一雙專為「企業家」打造的鞋款,即便用「頂級奢華跑鞋」也並不為過。 與此同時,借鑒了 1906 系列中底的 2002 亦被視作為行業內的王者跑鞋。 從它的定價,我們便可看出,250 美元的價格甚至比同年發售的大部分Air Jordan 還高出 100 美元。


 


「在當時,2000 系列鞋款的定價是極其高昂的,放眼品牌中的所有鞋款系列,沒有任何一個系列能與之匹敵。 」2002 鞋款的鞋面設計師 Andrew Nyssen 如此說道,「那時候我的收入遠不如現在,我就覺得誰會花那麼多錢來買這雙鞋呢? 我根本想像不出有人願為這雙鞋支付全價。 儘管這雙鞋款本身搭載了諸多前沿工藝精髓,足以讓你看到名副其實的價值。 」


  


毫無疑問,這款球鞋吸引了大量New Balance 忠實粉絲的目光,其中便包括於2011 年創立了 Kith 的 Ronnie  Fieg。 他在 2010年的部落格文章中對 2002 鞋款大加讚賞:「NewBalance 寄來了這雙炫酷的 2002 鞋款,毫無疑問它是完美的。 而且上腳之後,鞋底所使用的避震系統比大多數汽車都要更棒,這是有史以來腳感最舒適的鞋子之一。 」


  


「當年在 Foot Locker 工作時,我從未在店裡親眼看到過 2002。 我們在 2008 年的時候有賣過 992,但 2002,我記得我只在產品型錄中看到過 2002 而已。」


  


現在在費城旗艦店擔任店鋪副經理的Richie Roxas 收藏著全世界最齊全的New Balance 復古球鞋,但他亦不記得當年有人在費城穿著這雙鞋,儘管費城已經是該品牌的大本營基地。


  


「你只能在網上或在一年後的奧特萊斯裡找到它,當時 New Balance 並沒有開旗艦店。」他說。


  


華盛頓特區和DMV 地區,包括馬里蘭州和弗吉尼亞州北部的部分地區,長期受到New Balance 球鞋文化的極致薰陶。 雖然最初誕生於新英格蘭,但 New Balance 正是在大西洋中部地區的這片街頭熱土中成長起來,並在跑者群體以及手持割草機的中年群體以外的人群中逐步籠獲愛好者。  900 系列在 DMV 地區始終備受推崇,而十年前推出的 2002 也留下了驚鴻一瞥。


 


「你也許不會把它開上賽道,但你至少會在馬路上等紅燈時高調炫耀一番。 」


  


「990、991 和 996 系列一直以來都是我們的摯愛。」來自 DMV 地區,Undefeated 的行銷負責人 Adrian Carter 說道。 「說起 2002,其高性能和高定價對很多人來說頗具誘惑力。 口袋裡有點錢的傢伙都會想方設法入手,因為買到 2002 就能彰顯他的地位。 」Carter 說,當時,2002 並沒有賣到斷貨的地步。


  


2002的設計靈感主要來源於奢侈品和CEO的生活方式。  Nyssen分享了他在設計當初,把鞋子 PS 到New Balance 當時的CEO Rob DeMartini 的腳上。


  


「我問自己,如果要為我們的 CEO 設計一款球鞋,那會是什麼樣的? 」Nyssen 說。最初設計的氛圍參考上還包括賓利車和 Hublot 手錶。


  


「我們當時正在研究賓利[在製作鞋子時,通過巧妙融合奢華與高性能,讓你能夠完美擁有兩者。」Nyssen 說。 「Hublot 手錶同樣在性能、奢華和輕薄各方面追求無限極致,這也正是我們在設計和製作這款鞋時所考慮並看重的。 」


  


為 New Balance 設計製作一雙 250 美元的球鞋,其背後必須有貨真價實的性能和實打實的品質來作支撐,這也正是品牌自 1906 系列誕生以來便專注的事情,而 1906 系列又恰如其分地將這些品質賦予給了 2002。


  


「我們跑去問性能跑鞋團隊,『你們正在製作的最高端的鞋底是什麼? 』」Nyssen 說。「 我們在維持高性能的基礎上為其著色,同時保留我們想要的設計風格,最終收穫了不錯的效果。 」


  


如果拿汽車來比喻 2002,這是一款為生活方式而打造的高性能高端車型,Nyssen 說道:「你也許不會把它開上賽道,但你至少會在馬路上等紅燈時高調炫耀一番。 」


  


《跑步者世界》撰文對於 1906 的鞋底給予較差的評價:「這款概念鞋採用耐久材質的彈性體柱,以作為獨立吸震器來緩衝對腳部產生的壓力。 令人遺憾的是,根據實驗室測試和穿著測試者的意見,鞋底提供的緩震效果偏重且偏硬,尤其針對前掌部分。 」


  


「它給人感覺屬於現在,同時也會在未來成為經典。 」


 


之所以2002能夠在 2020 年改製為 2002R 重新回歸市場,這需要歸功於New Balance 日本的資深員工和產品線經理 Tetsuya  Shono。


  


「成為產品經理前曾擔任品牌設計師,Shono 對每款美國主力鞋款的每處細節都瞭若指掌。 尤其是像 200 2和 2040 這類最頂尖鞋款,在日本都有相當不錯的銷量成績。 」New Balance 現任合作總監Joe  Grondin 如此評價 Shono。 「這些高端鞋款在日本的時尚生活方式市場中獲得好評,然而在世界其它各地則反響平平。 」


  


如前所述,新版2002使用New Balance 2019 年升級版的 860v2 的鞋底,替換了已停產的原版鞋底。 新版本的外形也更具時尚感,鞋底更強調機能性。 同時,由於新款產地從美國改為亞洲,其零售定價亦給予較大降幅,降至 130 美元。


  


「新款鞋底更輕盈,因為減少重量能夠進一步提高跑鞋性能。」Nyssen 說。 「在視覺設計上也更為經典耐看,從腳後跟到腳趾呈現更流暢的流線性,不會影響整體外觀的線條設計。 」


  


曾在Versace 擔任男鞋主管的 Bembury 在 2002R 的設計上展現了其獨到詮釋。 在 992 大行其道的一年中,看到 2002 這款與眾不同的鞋款讓人眼前一亮。  Bembury 一改灰色絨面革,換之以一抹醒目亮眼的橙色,並攜手 John Mayer 提前曝光了聯名款,可謂全程牢牢抓住了球鞋愛好者的眼球。


  


「此前有幸設計了較新款球鞋廓形,但我一直以來都想設計New Balance 經典款,希望以此表達出自身與 New Balance 的聯繫和懷舊情懷。」Bembury 在 2020 年接受 Complex 的 Riley Jones 採訪時說道。 「今年發售的鞋款中有很多 992 系列,這也是New Balance 粉絲最鍾愛的經典鞋款。 但對我來說,如何從其中脫穎而出更為重要,因為這將關係到我首次的聯名款。 因此我沒有選擇 992 而是選擇了 2002R,因為它更加獨樹一幟 。 」


  


另一款引發熱議的 2002R 聯名款是攜手球鞋名所 Invincible 的聯名,其設計處理更為柔和細膩,保留了整體灰色基調的同時,在鞋舌處不對稱錯位地呈現品牌 logo,並在鞋頭處也加上了品牌文字。


  


「你永遠無法準確預測哪一款會大賣。 新款2002似乎恰巧迎合了當下反炒作/老爹鞋的潮流。」Invincible 聯合創始人Michael Vincent 說道,「它給人感覺屬於現在,同時也會在未來成為經典。 」


  


Invincible 與 2002R 的合作款數量非常有限並且僅限亞洲發行,因此這雙鞋得以維持較高穩定的轉賣價值。


 






相關推介
訂閱
訂閱 COMPLEX 中文 為您提供一系列來自世界各地音樂、時裝與藝術等多方資訊,透過文字與影像與您一起構築這多元文化平台。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to our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