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oworld 音樂節慘劇:當「Rage」文化開始殺人

距離Astroworld Fest慘劇已經一周了,這整整一周Travis Scott都憋在休斯頓的家裏沒出門。


 


 


 


他一定有許多事情需要思考。比如針對他的一百多樁、還在持續增加的起訴,接連拋棄他的贊助商、一夜間從行業頂峰到全網聲討的弄人命運,以及可能最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怎麽偏偏我的演出上出了這麽大的事?


事發之後Travis在他那段被罵慘了的道歉視頻中說「從未想象到事情會變得如此嚴重」。但任何熟悉hip hop的人都知道,瘋狂的現場一直是Travis Scott的標簽。


 


 


 


鼓勵觀眾mosh pit,或是從舞臺上「跳水」到人群中幾乎是所有rapper的常規操作,可沒有任何人在調動觀眾情緒上能達到Travis Scott的程度。在他的演唱會上,極端行為是被鼓勵的。


 


在一系列上周末事件後已被刪除的Instagram Post中,Travis Scott用諸如「手骨折了她都不在乎」、「直到有人昏倒才真正算場演出」、「他沒能活下來,但你是我的英雄」之類的文字,表達對粉絲瘋狂舉動,或者用他的話來說——「raging」的贊賞。


 





 


什麽是rage?實際上這個詞的鼻祖是Travis的偶像Kid Cudi。熟悉他的人一定知道2010年他的專輯就叫《Man On The Moon II: The Legend Of Mr. Rager》,其中還有一首名為《Mr. Rager》的單曲,描述他內心的掙紮。


 


 


 


不過在Travis Scott的語境中,rage這個詞更多用來描述肢體上的極端情緒釋放,尤其是他與粉絲間近乎儀式般的、讓現場氣氛進入下一等級的舉動,不限於moshpit、翻越圍欄、從看臺上往下跳等等。在他的演出後,往往不止有汗水、嘔吐物和滿地狼藉,還有鮮血。而這些不顧一切追隨他的歌迷,被他稱為rager。


 


 


 


在2015年,《GQ》製作的一段名為《How to Rage with Travis Scott》的采訪視頻中,他這樣說道:「Raging、找樂子和表達好情緒是我想做並傳播到全世界的事情… 你去找任何能讓你使用的東西來燥… 你的藥物、你的水或者橘子汁,你的酒,想怎樣就怎樣…」


 


推崇狂熱的確讓Travis Scott成為最具張力和現場體驗的表演者,Rolling Stone曾把Astroworld 巡演稱作「世界最佳表演(the greatest show in the world)」,《華盛頓郵報》則認為他是「當今最令人振奮的表演者」。


 


在他的帶動下,更年輕一代的說唱歌手比如Playboi Carti、Lil Uzi Vert、Trppie Redd也成為rage的追隨者。他們往往以朋克搖滾明星般的形象出現,並建立起一個基於rage的狂熱文化社群。


 


 



 


大部分參與者對這種氣氛樂在其中,2015年Complex的一篇名為《I Tried Not to Die at Travi$ Scott and Young Thug』s Show Last Night》的演唱會點評文章中,形容Travis的演出是「最危險的安全避難所」,以及「一場瘋狂的生存戰鬥」。


 


但當時鮮少有人指出,這些處在騷亂邊緣的表演可能是致命的,盡管他的演出中不止一次有觀眾嚴重受傷。


 


 


 


2015年的Lollapalooza音樂節上,Travis不停高喊「We want rage」,並且鼓勵歌迷們翻越護欄和安保人員朝舞臺移動。因為現場過度失控,他的演出開場僅5分鐘就被緊急叫停。他下臺後立刻被逮捕,罪名是魯莽行為。有一位15歲的女孩因此受傷。


 


 


 


2017年紐約的一場演出裏,Travis Scott鼓勵歌迷從看臺上跳入人群,他喊道:「別害怕,他們會接住你的!」。有一位粉絲摔斷了腿,但Travis把自己手上的戒指送給了這位歌迷。這個男孩最後終生癱瘓了。


 




 


同一年在阿肯色州的演唱會上,他再次因為鼓勵歌迷繞開安保人員沖舞臺被以「煽動暴亂」的罪名起訴。他認罪並繳納了7465.31美金罰款。被釋放之後,他語意中流露出一絲難過:「我感覺很糟,我聽說有小孩受傷了。」


 


 


 


但這絲毫沒改變他的表演風格,相反,創建「It』s lit」的體驗是整個Travis Scott生涯的核心賣點。今年Astroworld Fest的宣傳視頻中,大部分是越過護欄飛奔的觀眾,和人群狂歡的場面。有點諷刺的是,這些當時吸引人買票的片段,現在都成了批評者攻擊Travis Scott的證據。


 


 


 


一次又一次煽動人群,一場接一場狂熱演出,Travis Scott在5、6年間建立了最龐大、最死忠的追隨者,但上個周末,他被這股狂熱反噬了。說他完全漠視粉絲的安全是不公平的,但在魯莽的煽動極端時,他是否哪怕一次真正停下來思考過:「如果情況完全失控呢,後果是什麽?」


 


他的團隊一定意識到過風險,2019年Netflix紀錄片《Look Mom I Can Fly》中,其中一個片段是Travis Scott的團隊成員向安保人員講話:「有小孩會向前面擠,直到擠滿整個前排,所以護欄壓力會非常大。你們會看到許多人浪,但也會看到許多孩子只是想出來找到安全地方,因為太擠了,他們喘不上氣。只有演出開始後,你才知道情況會變得多糟(You won』t know how bad it will be with the crowd until we turn on)。」


 


 


回頭再看, 10位去世觀眾的命運或許早已寫在這副聽天由命的語氣中。


討論「Rage的邊界」或者「Rage文化是否會就此消亡」是徒勞的,但從Astroworld Fest事件後其他藝人演出時驚弓之鳥般的舉動就能預料,hip hop演出的很多東西將被永遠改變。


 


 


 


 


這是美國歷史上最慘重的演出事故,賠上的不止有10條生命和Travis Scott的職業生涯。


 



 


無論對表演者還是觀眾而言,人們未來對待演出的態度或許會因此變得徹底不同。所有人在準備好經歷自己人生最好的一段時光前都會先問問自己:代價是什麽?






訂閱
訂閱 COMPLEX 中文 為您提供一系列來自世界各地音樂、時裝與藝術等多方資訊,透過文字與影像與您一起構築這多元文化平台。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to our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