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鏡頭睇穿 Kanye 的一生 五分鐘了解目前最紅的 Netflix 紀錄片

上星期,Netflix 的 Kanye 紀錄片《Jeen-Yuhs》第一集如期而至,在等待今個星期三第2集的時候,不如跟著 Complex 一起來回味這部口碑和影響力俱佳的紀錄片中的第一部分。


 



 


“無論是正派還是反派角色,他們都有自己的起源故事”,對於Ye而言,他亦正亦邪的起源故事都發生在紐約那一間 Roc-A-Fella 唱片公司的辦公室內。在他只是小有名氣的製作人時,就已經把野心全部表露無遺。


紀錄片的導演 Coodie Simmons 回憶道:“在幫助 Jay-Z 製作了《The Blueprint》之後,Kanye已經不止想以“臨時工”的角色出現了。他必須要說服 Jay-Z 和 Dame Dash 以及包括 Biggs 在內的人,所以有一天他決定“空


降” Roc-A-Fella 辦公室,我就跟著一起拍了。”


 


 


但是 Roc-A-Fella 辦公室沒人給他開門,在發現沒什麼人理他之後他去找到了當時市場部的 Chaka Pilgrim,在一間小小的辦公室裡開始播放《All Falls Down》的 demo,就是那首兩度獲得RIAA鉑金認證的《All Falls Down》。你以為到這裡,應該有人理他了吧,結果還是沒人理他。


 


事實上這並不是 Kanye 第一次沖去別人辦公室裡播歌了,況且是 Roc-A-Fella 這種級數的公司,員工每天要聽以「百」單位的“新歌速遞”。這個辦公室的人不理他,他就去下一個辦公室,慢慢的《All Falls Down》居然成了辦公室的背景音樂。


 


 


 


隨著一次次不被重視,Kanye有些洩氣了。隔著屏幕我們都感受到了 Kanye 的失落。而緊接著像是電視劇情一樣,有個人對著相機說「Kanye這人真有料!」,就當我們以為他說的是 Kanye Rap的功力時,他對著 Kanye 說「記得有時間幫我做個Beats啊!」這一刻也許就是這位名為 Kanye West 的英雄起源故事,和他的個性一樣撲朔迷離。


 


 


 


他在接下來的20年裡不僅闖入了 Roc-A-Fella 的辦公室,還在時尚界和新風格跨出了重要的步伐。每次他都走在了時代的前沿,每次的努力爭取都證明他值得被認真對待。喜歡 Kanye 的人認為他是一個傳奇,而大多數吃瓜群眾只覺得他是個博出位的高手。


 


靠著自己的信念和打不死的精神,完成了從製作人到說唱歌手的蛻變。離開了 Roc-A-Fella 辦公室之後繼續「騷擾」各地唱片公司的高管,直到他們願意給他一次機會。但是即使簽約之後公司不斷地往後延期專輯的發行日期(雖然現在的 Kanye 自己也延期),和所有 rapper 一樣,沒有經費拍攝MV。最後自己掏錢拍了《Through the Wire》的MV.


 


「他們都覺得我不知滿足,覺得我該收手了,雖然我可能活出了美國夢,但是跟我自己的理想狀態還差好大一截呢。我有抱負,我要拿格萊美,沒錢買車的我走去地鐵站都在練習我的“獲獎感言”。」20年前就是Kanye against the World,在MTV的《You Hear It First》拍攝片段中,他告訴我們:“大家說我做不到,我就非要做到。大家說我只是製作人,我就要證明給大家看我能做說唱歌手,到時候這些人就會說,嚯,還記不記得這人以前居然只做beats?”


 


 


 


後面的故事可能大部分Ye的粉絲都知道了,《The College Dropout》發布,首周就賣出了44萬張,空降 Billboard 200 專輯榜的第二名。 Kanye用這樣的一份答案告訴世界,那個在Roc-A-Fella 辦公室裡面放《All Falls Down》的,是個值得你留意的人!


 


 


 


Kanye的這份自信可以說是持續了整個職業生涯:


 


無論是2013年在電台,和質疑 Yeezy 品牌價值的主持人 Sway Calloway 發飆,還是一次次暗示 Nike 的目光短淺。他以一張品牌價值數十億美金的成績單,狠狠地打了當初所有質疑者的臉。


 


從自己招牌的靈魂樂採樣風格轉換到《808s & Heartbreak》的充滿 Auto-Tune 風格,從《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的失落感跳躍到《Yeezus》的工業風,無一不是 Ye 自信的體現。


 


除了“如果相信自己就無所不能”的無敵自信之外,他總對於事物敏感地抱有著不同於常人觀點:他會時而糾結,憤世嫉俗,提出異於常人的觀點。可以說正是這樣的特質讓他成為了一個如此激動人心的形象,但同時也沒少讓他受罪:


 


 


就拿至今仍是經典場面的2009年VMA搶麥事件來說吧:正是對自己的觀點總是過於自信,所以總希望他人也以他的視角來看待事情,雖然他的想法確實沒錯(沒有人敢說 Beyonce 的《Single Ladies》不好吧),但他為了達成自己目標而做出的操作,充滿著對其他人的蔑視和不尊重,事實也證明這點。


 


如果你知道了Kanye時常抱著的這種“妄圖挑戰一切”的心態,你或許能更好的理解他最近幾年的一些行為(當然也和他的躁鬱症有關係)。畢竟最近“Ye vs The World”已經變成了Kanye的日常。但恰恰他當年也確實證明了所有人都是錯的,並且成長到了當今最偉大的說唱歌手之一。


 


 


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為了給 Kanye 一些瘋狂的行為洗白,他喜歡冒險地堅持一些被忽略或是非主流觀點來證明自己是對的,顯然這一做法也許在音樂上沒有太大的風險;但是如果放在一些更加嚴肅的議題上面,Ye如此做法帶來的風險非常大。


 


 


 


僅僅用一篇文章來概括 Kanye 如此“Complex”的人物真的是有點不自量力,但是我們真的很高興可以看到在他“make it”之前,可以為了自己的夢想在 Roc-A-Fella  辦公室裡面放《All Falls Down》這樣的片段,對於現在還在習慣躺平的年輕人來說,希望是個好的啟事。 《Jeen-Yuhs》的第二和第三部分也將在近兩周放出,我已經拿好爆米花窩在沙發上,準備好又一次被 Ye 的成功學故事激勵了,你呢?


 







訂閱
訂閱 COMPLEX 中文 為您提供一系列來自世界各地音樂、時裝與藝術等多方資訊,透過文字與影像與您一起構築這多元文化平台。
By subscribing, you agree to our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